国家旅游局:云南不合理低价、强迫购物等问题突出

  • 时间:
  • 浏览:1

 今年8月,国家旅游局决定,8月下旬至“十一”前,在全国组织开展针对“不合理低价、虚假广告宣传、购物点违法经营”等行为的专项检查。同時 ,派出多路工作组对各地进行明查暗访。

  9月29日,国家旅游局监督管理司司长彭志凯在云南省昆明市通报了暗访情况报告。检查中发现,云南的不合理低价、强迫游客购物等问题仍比较突出。

  不合理低价问题都如此得到遏制

  国家旅游局工作组在暗访中发现,在昆明机场、火车站、汽车站及繁华商区等地“不合理低价”的问题普遍指在。

  在昆明机场及昆明繁华商业区的旅行社,腾冲芒市瑞丽大理三天 4晚品质游,价格为100—1000元不等;大理、丽江三天 4晚游,价格为4100元—6100元不等。昆明国旅的“腾冲—芒市—瑞丽—大理三天 4晚品质游”,价格为1000元。但合同、发票上的价格均为2100元,当询问导致 时,旅行社工作人员解释,是为应对旅游执法检查,合同和发票价格要一致。

  彭志凯介绍,在全国旅游市场秩序交叉检查和国家旅游局对次责省区市的重点检查中发现,云南的旅行社在省外设立的分支机构经营“不合理低价”问题突出。以西北为例,云南三天 4晚团当地旅行社最低报价2100元,而云南的分支机构报价为1100元。据测算,仅往返机票一项最低就需用1900元。

  强迫游客购物问题都如此得到有效整治

  “暗访中发现,大理导游全程讲解基本是围绕购物展开,对大理翠宝玉石珠宝城的介绍滔滔不绝。”彭志凯在通报称,丽江导游规定需用在十八里铺购买银制品,银制品的价格后来不得太低,只能购买耳钉、戒指等低价的产品敷衍她,最好能购买六七百元的银一次性一次性筷子和上千元的银水杯。该导游称,根据省旅发委的规定,在大理都如此消费的游客,可能性被计入旅游黑名单,下次来云南将都如此旅行社会接待许多不消费的游客。

  此外,丽江行程中强制游客必去三道茶购物店、牦牛肉购物店、黄龙玉购物店、泊龙土特产购物店。暗访中发现,在昆明—大理—丽江的三天 行程中,购物占去了大次责的时间,给游客的完正游览时间只能9个多小时。导游告诉游客,购物的小票将决定后期的分车情况报告、住宿等级、景点游玩时间等,并强调,“大家购物情况报告会进入云南旅游电子系统,你将来再来云南报名参团,旅行社会根据许多决定让人打几条折。”此外,在填写导游意见表,团队游客都被导游要求填写“优秀”,并称可能性不写优秀就不撤销身份证。

  旅游合同违约问题比较突出

  国家旅游局工作组在检查中发现,游客报名旅行社签合同交给地接社后随意撤销合同,旅游行程中交通、住宿、餐饮服务等无约定,导致 行程中住宿、餐饮标准都很差。

  对购物场所、购物时间都如此约定,只写“有八个多 购物店,详见行程单”,但行程单未列购物点,承诺“全程无指定购物店,无任何强迫消费”。检查中发现,在十八里铺银器店,挂有许多人与领导同志夫人的合影。检查中发现,从大理到丽江的高速过路费是导游垫付的,从丽江回大理的高速过路费需用游客集资。在高速公路上,司机一边开车,一边打开麦克风做起了“导游”,并要求游客返回大理后再去有八个多 购物点,明确表示买车人也要抽点提成。

  检查中,工作组通过游客了解到,不少人是出游经历少或首次来云南旅游;有的人想找品质团有意识取舍有八个多 价格高的同线路产品,结果被拼到低价团里;还有的人抱着贪图便宜的心里取舍参加低价团,认为出来旅游一趟三种也要购物。

  彭志凯介绍,今年5月初,针对云南经常出现的“导游辱骂游客、强迫购物消费”事件暴露出来的问题,国家旅游局决定,面向全国集中受理旅游市场违法违规案件举报。据统计,自5月9日国家旅游局开通全国旅游投诉举报平台以来,截止9月21日,网络平台共收到旅游投诉件1290件。其中,云南129件。投诉对象主要集中在旅行社及导游方面共有126件,占总数的97.67%,投诉中反映强迫购物问题的共有58件,占总数的44.96%。

  彭志凯介绍,今年6月11日,国家旅游局、公安部、工商总局在京联合召开治理规范旅游市场秩序电视电话会议。会议指出,依法整治“不合理低价”等扰乱旅游市场秩序的行为,是今年治理旅游市场秩序的重点,要求各级旅游、公安、工商等部门建立部门联动机制,强化治理规范旅游市场秩序的同時 责任,依法依规加大旅游市场秩序整治的力度;加强企业媒体合作,形成标本兼治、惩建并举、综合治理的工作格局;建立健全市场监督的长效机制,对影响旅游市场秩序的重大事件要实行督办制度,对整治不力、监管只能位的要实行问责。

  据介绍,从9月29日至“十一”期间,国家旅游局、公安部、工商总局、商务部、质检总局联合工作组将在滇开展旅游市场秩序督查工作,并适时进行反馈。

  通报会上,云南省有关负责人表示,云南可能性进一步加大旅游市场整治力度,完善旅游市场综合监管机制,创新旅游监管措施和手段,继续推动导游体制改革,进一步强化责任落实,努力提升旅游市场的监管能力和水平。 (李发兴、田建中)